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威尼斯人
当前位置:首页 > 威尼斯人

威尼斯人:川大最年长博士毕业: 75岁的老顽童,毕业论文20万字

时间:2017-5-27 18:46:44  作者:  来源:  查看:14  评论:0
内容摘要:他比导师年长7岁从不逃课常坐第一排论文初稿写了40万字【人物速写】黄祖申(75岁,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历史系博士研究生)【来历不凡】1943年,出生在成都小关庙一带,6岁时全家去了中国台湾,之后加入美国国籍,在美国修读了硕士课程。31岁开始做服装生意,生意遍布多国,身家逾千万。4...
他比导师年长7岁
从不逃课常坐第一排
论文初稿写了40万字
【人物速写】
黄祖申
(75岁,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历史系博士研究生)
【来历不凡】
1943年,出生在成都小关庙一带,6岁时全家去了中国台湾,之后加入美国国籍,在美国修读了硕士课程。
31岁开始做服装生意,生意遍布多国,身家逾千万。
4年前,以留学生身份申请到川大读博的名额,师从著名教授陈廷湘。
【着装很潮】
喜穿最鲜艳的衣服,自称“时尚老头儿”。
【谈吐混搭】
英文讲得溜,还可在中、英文和地道四川话之间随意切换。
“我一点也不紧张,该紧张的是他们,因为他们没见过年纪这么大的答辩生啊,可能连问什么也不知道吧……哈哈哈!”26日下午1时30分许,下个月年满75周岁的黄祖申坐在四川大学望江校区文科楼四楼的一间教室里。再过1个多小时,他就要进入博士论文答辩现场。
4年前,黄祖申以留学生身份申请到了川大历史文化学院历史系博士研究生的名额,师从著名教授陈廷湘,是四川大学“最老”的博士生。博士论文答辩在即,黄祖申再次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
来川“少小”离家难舍家国情怀“老大”回来重温校园生活
“我叫黄祖申,但是我喜欢你们都叫我黄大哥。”黄祖申笑着说,然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金框眼镜下的两个小眼睛眯成一条缝。26日的黄祖申白色衬衣搭配蓝红相间领带,西装笔挺,戴顶毡帽、脚穿一双翻毛皮鞋,绅士又时尚。若不是参加答辩,他会穿最鲜艳的衣服出镜。因为他自诩是个“时尚老头儿”,最会搭配衣服了。
1943年,黄祖申出生在成都小关庙一带,6岁时全家去了中国台湾,之后加入美国国籍,还在美国修读了硕士课程。他离开成都已经快70年,英文讲得很溜,不过中文和地道四川话也能随意切换。“我的根在成都,怎么能够忘了说家乡话呢?”不仅没有忘记家乡话,黄祖申对成都的凉粉、蛋烘糕、糖油果子等美食如数家珍。
黄祖申家境殷实,从31岁开始做服装生意,生意遍布中国、美国、俄罗斯等很多国家,身家早已逾千万。说起为何要来川读博士,黄祖申说做了一辈子生意,但是从来没有放下过学习。他出生在空军世家,在台湾读的是空军学校。因为受家庭的影响,对中国近代史有浓厚的兴趣。七年前,黄祖申退休,将生意交给儿女打理,自己则沉浸于对中国近现代史的研究中,经常去大学里旁听,正式求学的念头也越来越强烈。“我的根在成都,我希望到成都念书,重温校园生活。”
入学
年轻7岁的博导称他“老黄”
老坐第一排 带动全班好学风
作为博士生导师,陈廷湘教授比黄祖申年轻7岁,陈廷湘教授称他为“老黄”或“黄先生”。黄祖申说,川大的历史学院在业界名气很大。经过朋友介绍,他认识了陈廷湘教授,并被陈教授的学识折服,决定要拜他为师。
陈廷湘教授回忆起当时“接收”这名学生时的情景时说,最怕他在上学期间身体出现问题。没想到,老黄一听“不乐意了”,当即给大家表演了一段功夫,展示他的肌肉,以证明自己身体很棒。
“目前,中国大陆还没有学者系统研究过抗战时期美国援助国民党空军建设的情况,老黄的研究填补了这个领域的空白。”陈廷湘教授对黄祖申把“美国军援与国民党空军的建设”定为研究方向表示肯定。
在陈廷湘的印象中,老黄不仅从来没逃过课,而且上课总是坐在第一排,同班同学看到他年龄这么大都还在认真学习,学习积极性也被带了起来,“有他上课,学生的出勤率总是出奇地高”。
老黄从进入川大那天开始,就一直成为众人瞩目的对象,“千万富翁川大读博”的消息甚至引来媒体纷纷报道。因为媒体过度关注,远在美国的子女开始担心他,不止一次打电话催他回美国,“儿子说,赶紧打包回来,你的学业重要还是你的命重要?”老黄说,他几句话就打发了,“自己的生活自己决定,读博是我的梦想。”
人缘
与孙子辈同学称兄道弟
黄大哥就是个“老顽童”
老黄在学校的人缘非常好,遇到比他小数十岁的同学,他也会称呼“师兄,师姐”,师兄、师姐则称他“黄大哥”。遇到比他年轻的,他也喊“老师”。他还经常邀请同学聚餐,从来都抢着买单。
“黄大哥,恭喜你毕业啦!”26日,在答辩室外,赶来助阵的师兄陈符周和老黄一见面就来了一个热情拥抱。陈符周同样师承陈廷湘,比老黄提前一年毕业。在老黄眼里,陈符周既是师兄,又是哥们儿,还是忘年之交。两人常到送仙桥旧书市场淘书,在学校看文献,有时还喝点小酒。“他很爱书,每次买回去的旧书,都要消毒、清洗、晒干、熨平,特别认真。他是个老顽童,也是个传奇,70多了还在读博。”陈符周告诉记者,跟黄大哥一起,能学到不一样的东西。
“既然我是来读书的,他们又比我懂得多,所以我应该虚心请教。”老黄并不会因为与同学年龄差距大而感觉尴尬。
今年刚读博士一年级的师弟小邹则很佩服黄师哥的经商头脑,他们曾一起在川大附近的大街小巷转悠,考察铺面大小、租金,考虑毕业后在学校周边开个台湾小吃店,“以后大家都能来当股东”。
学业
4年读博 慢工出细活
论文写了352页20万字
说起当时选研究方向的情景,陈廷湘记忆犹新。“一般学生只会给导师报几个题,可他一开学就抱了很厚一叠材料过来让我帮忙选,里面有85个题目,都是他平时读书时记下来的。”
读博一年级时,他就基本将博士课程修完了,第二年就开始围绕研究领域,查询各种资料。老黄研究的领域少有现成资料,只得自己掏钱想方设法查阅。“最开始是去美国国家档案馆、斯坦福大学、加州大学查,在那边一呆就是几个月。”老黄说扫描了七八千万英文单词的资料带回来研究。
四年时间完成博士学业,非常不容易。“有的人可能三年读完博士,我却花了四年,慢工出细活嘛。”老黄说,今年3月,经过五六次修改,他完成了352页20多万字的博士论文,而他的初稿有近40万字。老黄告诉记者,跟那些想赶快毕业,赶快挣钱、成家的年轻博士生不一样,他有更多时间读书、找资料,就会尽量做到最好、做到完美。
记者26日在答辩现场看到了这本厚厚的论文。对此,陈廷湘教授评价说,“他的论文从思路到材料,再到写作论述方面都有创新,因为有海外教育经历,他的行文风格和见解也很独到。”陈廷湘说,老黄的论文质量很高,答辩委员会也没有因为他年龄大就降低要求,在论文盲审的时候就获得专家的一致认可。
在陈廷湘眼中,黄先生是个认真又乐观的好学生,在他没来之前,学校西南文献中心的桌子总是杂乱无章,老黄看了以后,用管理公司的方法来“打理”,自己拿着扫帚、抹布打扫起来,同学见他这么大年龄还在打扫卫生都很自觉,此后,西南文献中心的卫生状况改善了很多。
答辩
五位评委都赞“有深度”
儿女将为他办豪华庆功宴
为了这次答辩,他从5月14日来到成都以后,每天看书都会到12点过,有时甚至凌晨一两点。他平时还喜欢看《甄嬛传》、《芈月传》、《康熙王朝》等历史古装剧。
26日下午4时30分,老黄起身走向答辩席,先向评委席上的5位老师深鞠一躬,再往后向导师陈廷湘鞠了一个90度的躬,翻开桌上的答辩册……半小时的自我阐述后,面对每一位评委的提问,老黄条理清晰、对答如流。“他的论文很有特点,史料很有独特性,论文有自己的观点与深度,整个论文很客观,写出了民族精神。”答辩委员会评审委员之一、重庆师范大学博导李禹阶评价。最后,五位评委经过讨论后全票通过,同意向学校建议授予老黄博士学位。

相关评论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

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不作任何商业用途,不以营利为目的,专注分享快乐,欢迎收藏本站!
所有信息均来自:百度一下 (威尼斯人)